政策研究室

首页>商务研究

来源: 类型:

一季度全球经济增长继续放缓

  

今年世界经济形势依然复杂多变,一季度主要经济体分化加剧,不确定性增加。经合组织进一步下调今明两年全球GDP增速预期至3.3%3.4%,世界经济持续复苏隐忧加大。

一、当前贸易投资增长动力不足

全球贸易萎缩加剧。受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及主要经济体信贷收紧影响,全球贸易景气低迷。1月份以来,日本、德国、韩国等主要出口大国贸易增长乏力,重创制造业信心;中国1-2月进出口总值6627.2亿美元,下降3.9%,出现放缓迹象。一季度全球贸易景气指数(WTOI)跌至96.3,较2018年第四季度下降2.3,为20103月以来最低水平,表明未来几个月全球贸易很可能出现回落。WTO预计,2019年全球贸易活动增长3.7%,较2018年放缓0.2个百分点,并可能进一步下降。

国际投资微弱反弹。联合国贸发组织1月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检测报告》表明,受美国税改影响,大量美跨国公司将海外留存收益汇回国内,加剧了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滑趋势。2018年外国投资总量约1.2万亿美元,同比下降19%,跌至金融危机后最低水平。2019年,随着美跨国公司海外收益回流减弱,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有望反弹,但受全球宏观经济形势复杂、贸易投资政策多变、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抬头影响,预计2019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将略微恢复,但基调较弱

二、主要经济体分化态势明显

美国经济增速趋于回落。据美国商务部2月公布数据,受财政政策提振,2018年美国实际GDP 增速为2.9%,创3 年以来新高。但随着全球经济下行、贸易摩擦影响逐步显现以及财政刺激作用衰退,2019年美国经济发展势头将有所放缓。2月美国制造业PMI降至17个月以来最低点53.7,联邦政府关闭等因素也拖累一季度经济增长。美国经济放缓使美联储开始强调“对进一步加息保持耐心”,预计到2021年前只会再加息一次。经合组织预测,2019年美国全年经济增速为2.6%,增幅比2018年降低0.3个百分点。

欧元区经济维持低速增长。2018年欧元区经济高位回落,全年增长1.8%,增幅比2017年下降0.6个百分点。转入2019年,欧元区内部政治不确定性持续发酵,经济发展下行压力加大。2 月制造业 PMI继续回落至49.2,进入2013年中期以来的首个下行期;进出口增速同比分别从20181016.2%13 %大幅回落至4.3%-3.9%,外需不振和信心不足拖累投资。经合组织预测,2019年欧元区经济增速为1%,下调0.8个百分点。

日本经济增长疲弱。据日本内阁府统计,2018年日本经济全年实际增长0.7%,增幅比2017年下降1.2个百分点。2019年日本经济形势并不乐观,近期消费者信心指数和商业信心指数不断下行,私人消费和商业投资疲软,企业利润下滑,加上人口老龄化严重、结构性改革推进困难、高债务压缩宏观经济政策空间等难题,经济复苏前景堪忧。经合组织预测2019年日本全年经济增速为0.8%

新兴经济体走势继续分化。2019年,在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放缓、货币政策继续正常化、外部融资环境进一步收紧的情况下,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较大压力,走势不确定性增大。中国增速下滑或超预期,年初外贸月度数据波动较大,1月出口大幅反弹(增加9%)、2月显著滑坡(同比下跌21%),反映了加征关税和贸易相关不确定性对出口活动的拖累。巴西制造业继续保持发展势头,1月份制造业PMI达到52.7。印度政府大选在即,采用更加有力措施促进就业、吸引投资以提振经济,预计全年经济增长7.2%。俄罗斯1月份制造业PMI回落0.8个百分点至50.9,经济景气仍较差,预计全年经济增速为1.4%。南非经济增长仍面临土地和矿业改革不确定性对投资者信心影响等诸多挑战,预计2019年经济增长1.7%

三、世界经济形势仍面临下行风险

一是贸易保护主义阴影难消。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间存在贸易摩擦的风险,相互试探对方底线,带来的不确定性将影响全球贸易投资增长,削弱世界经济复苏动力。中美贸易摩擦短期看,可能达成贸易协定,但在后期的监督执行阶段仍具较强不确定性,双方采用的贸易限制措施可能反复;长期看,中美双方竞争面上升,给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一定压力,并对全球供应链、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等产生冲击。

二是金融和商品市场波动可能加大。2019年,全球流动性趋紧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导致市场风险偏好降低和资产价格重估,可能还会继续引发国际股市、汇市、债市调整波动,增加世界经济运行风险。虽然2019年初以来全球股市出现反弹,但全年出现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大。2019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宽幅波动,给国际贸易和各国经济运行带来复杂影响。IMF预测,2019年国际油价将下降14.1%,非能源类大宗商品价格下降2.7%

三是英国脱欧不确定性仍然存在。314日,英国议会下院通过了关于要求推迟脱欧的政府决议,表明原定329日脱欧的可能性已几近为零。目前看,无论是“硬脱欧”、“软脱欧”或“不脱欧”,已经造成了英国社会、经济、政治和外交的不稳定,还可能进一步引发伦敦金融市场和欧洲的动荡,持续影响市场对欧元区的信心,给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影响。

此外,美在多双边领域不配合态度、美朝美伊等地缘政治问题、全球债务水平继续上升,将对全球经济增长产生压力。我宜密切跟踪外部形势变化,采取必要货币、财政、贸易、投资政策以防控抵御风险。

查看更多意见

单位名称
姓名
手机号码
意见分类

发表意见建议
验证码验证码看不清?
智能问答
复刻手表